这部根据真实事件拍摄的片子,尺度绝了!

0
214

如果要让影 sir 安利黑暗风格的犯罪题材电影,影 sir 多半会推荐韩国电影。

有《熔炉》和《素媛》这样从受害者角度展开的片子,也有不少是从警察追踪这个角度入手的。

比如奉俊昊的经典之作《杀人回忆》。

但影 sir 今天不说韩国电影,咱们来聊一部题材相似的波兰电影。

更为重要的是,它改编自真实案列——

《我是杀人犯》

片名用了第一人称” 我 “,很容易会让人以为这是一部讲述罪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电影。

然而恰恰相反,电影跟犯罪经过扯不上关系,跟受害者的联系也不深,它是从一个警察开始入手的 。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 70 年代的波兰,宁静的小镇上接连发生多起命案。

而且无一例外,受害者全部是年轻女性。

她们被凶手用钝器敲打头部,以至血肉模糊。

案发现场极为惨烈,但奇怪的是,受害者钱包首饰都在,尽管被扒光了下半身,但却没有受到侵犯。

这么说,凶手应该是变态人格,而且也是随机作案。

一时间小镇上下人心惶惶,而作为侦破此案的侦查人员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连提供线索的赏金都已经提到了百万。

由于没有证据,整个侦查过程犹如大海捞针。

但案件的发生并没有停止,此时又有一名女性死者遇害,现场和之前的作案手法如出一辙。

这已经是这起连环杀人案的第 11 名受害者了。

不过这次,侦查人员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

写信的人自称是这起案件的凶手,他还威胁警察会继续作案,还要在波兰国庆日之前杀死 30 个人。

这还得了,万般无奈之下,警局申请从上头调派人手过来支援案件。

于是男主就出现了,在反复阅读了卷宗和受害者的遇害地点后,

他决定改变策略,找警员扮演单身女性,诱敌出洞。

那天晚上所有人都在附近严阵以待。

果然,一个黑影出现了。

大家一窝蜂冲过去,可仔细一看,抓到的人并不是凶手。

就是这时,离刑侦组不远处,有人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

第 12 个人。

这彻底惹毛了男主,因为凶案离他们埋伏的地方不到 100 米,如此近的距离作案,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不过幸好案发之后,他们及时封锁了现场。

附近路上溜达的人也被作为嫌疑对象,全部进行了调查。

在此之前,上头还把计算机部门数据库交给男主差遣。

偶然一次机会,男主在数据库的名单里注意到了一个人,沃尔克。

这个人的名字曾经出现过案发现场被询问人员的名单里。

两份名单一对比,只有他的名字重复出现了两次。

难道说他就是那个变态凶手?男主立即下令逮捕沃尔克。

结案了?

当然没有,只是有嫌疑还不够,他们还要找到可以起诉沃尔克的证据。

但沃尔克拒不认罪,他坚称自己没有作案。

于是男主决定从沃尔克的家人和附近邻居入手。

因为沃尔克和妻子经常大吵大闹,因此邻居们的证词对沃尔克都非常不利。

而作为关键人的妻子,则含糊不清起来,

如果我提供线索,那是不是可以拿到百万悬赏金?

从妻子证词里,男主了解到沃尔克曾经烧过东西,而且还对女性表现出了强烈的暴力倾向。

再加上案发现场遗留的鞋码和从沃尔克家里找到的铁棒,

人证物证俱在,男主已经认定了沃尔克就是凶手。

凶手抓到了,整个小镇顿时解除了雾霾。

新闻,报纸,到处都是在歌颂男主为民除害的英雄事迹。

帮警局处理掉了烫手山芋,男主也一跃成了领导面前的大红人。

可一段时间过去了,警方还是没有拿到凶手认罪的证词。

什么?他还在抵抗?

男主亲自过去查问,可沃尔克就跟刚被捕时的状态一样,说来说去就是那句,我没杀过人。

男主决定用事实击溃沃尔克的防线,他给沃尔克点了烟,然后回顾着案发现场的细节。

可说着说着,男主竟没了底气,是的,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沃尔克,

但线索只能说明这个人有嫌疑,只有证据才能给一个人定罪。

男主按照沃尔克的说法,亲身走访了一下那晚他的路线。

一切都和沃尔克说的一样,无懈可击。

不对不对,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沃尔克是个狡猾的凶手,是因为他的手段太高明以至于警方没有找到证据。

硬的不行,那就用软的,男主不断用孩子和死亡来刺激沃尔克。

想想你的孩子,他们还那么小。

你以为你不认罪就会被释放吗?他们会一样会审查你,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

没想到,这招居然灵验了。

看沃尔克有了反应,男主继续说道,

审判的时候,你还可以装成神经病人。

这样即便被判事实成立,也不会是死刑,最多就是送到精神病院。

果然在这次 ” 交心 ” 深谈之后,沃尔克突然疯了。

但男主心里的疑团已经越滚越大,直到警方再次收到了凶手的信件。

” 我只是病了暂时退出而已,游戏还没有结束。”

短短一句话让男主立马慌了神,有人提议从信中提到的医院入手,但被男主 ” 已经结案 ” 了为由给压了下来。

男主不停安慰自己没有判断错误,但没过几天,附近医院里某个精神病人在回家之后将妻儿老小全部杀死了。

难道说他才是真凶?没有证据啊!

无法忍受良心折磨的男主终于向朋友提出了一个假设,如果我们都错了呢?

可朋友立马严肃起来,不管是对是错,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沃尔克就是凶手,而且在他被捕之后,再无任何此类凶案发生。

何况他已经认罪了,这案子已经结了。

庭审现场,被告席上的沃尔克一言不发。

反倒是证人轮番上场,他们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自己推测到的 ” 事实 “。

他们夸大着沃尔克的行为,说他脾气古怪,与人相处不和善,言语之间恨不得马上将他处死。

然而除了证人证言,检方的提交的证物则显得漏洞百出。

第一轮的庭审结束后,结果对检方很不利,但此刻的男主却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他早就动摇了。

但表彰还挂在家里,居民们的赞美声还环绕在耳边,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只盼着法官能以证据不足判沃尔克无罪。

在第二轮审判之前,男主特意去了一次监狱。

典狱长告诉他,沃克尔的状态很不好,前两天还试图用床单自杀。

” 是我杀了那 12 个妇女吗?”

一见到男主,沃克尔竟然将这个问题反问了一下。

在监狱里他受尽折磨,到底杀了人没有,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男主只是握着他的手,安慰着,

没关系,你不会死的,法官也不会判你死刑的。

没想到在第二次庭审上,法官直接就宣读了判决结果。

众人起立鼓掌,经久不息。

沃克尔被判绞刑。

男主回头看着沃克尔,只见他双目呆滞,在警卫的搀扶下离开,最终都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

每个人都认为他是凶手,时间久了,连他自己都接受了这个结果。

事实上,没有人在意谁是凶手,大家在意的只是凶手已经被捕了。

和韩国电影《杀人回忆》的故事情节相似,但处理感情的方式却大相径庭。

本片并没有把男主抓错人这点作为反转放在末尾,而是在电影刚开始三分之一处就已经对凶手身份提出了质疑。

男主不是没有怀疑过,但还是被利益和懦弱打败。

他不想失去一切,其他人也不想白忙活。

在那个节骨眼上,不管他是不是凶手,他都必须要成为凶手。

案件结束后,男主立了大功,还升了职。

由于此案影响深远,上头还专门置办了一个展厅。

墙上,展柜里到处都是当时的案件侦破过程。

镜头随着男主的背景看过去,沃尔克的石膏模型被放在橱窗里任人唾弃。

两人对视的那一刻,电影结束。

一段留白交给了观众。

” 我是杀人犯 “,那 ” 我 ” 究竟是谁?